首页 > 书库 >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庶女翻身夫君请自重慕尔暖 忠犬攻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GC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

古代言情连载中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是青团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精彩章节节选: 苏浅浅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鸡汤,又抬头

|更新:2021-02-03 12:01: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是青团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精彩章节节选: 苏浅浅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鸡汤,又抬头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免费试读

苏浅浅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鸡汤,又抬头看看沈青风。这次她学乖了,不再自找没趣,随即拿着汤匙盛了一勺送进嘴里。

啊,真香!

苏浅浅真想给沈青风手动点个赞,可惜,目光触及沈青风那块冰脸,立即丢弃了这个念头。她最好还是乖乖地吃饭,万一沈青风又哪根筋不对了,把她的鸡汤和肉端走,那才亏大了呢!

苏浅浅的做事原则就是,趁着能占便宜的时候,赶紧占!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人生嘛,重在珍惜现在,享受当下。

“我吃饱了,你也不许吃了。”沈青风站起身,敲了敲桌面,隔壁的碧儿带着小二就走了进来。

苏浅浅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反驳,眼睁睁地看着饭菜被撤走,连带着她未喝完的鸡汤和未吃完的鲜肉。

苏浅浅恋恋不舍地目送它们离开,刚刚对沈青风才上升的感激之情,“吧唧”碎了一地。

在古代当个宅女是很枯燥无聊的,苏浅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再看坐在椅子上的沈青风,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看书。大有一种你自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侠者风范。

难怪古代的寿命都不怎么长,除了必要的应酬之外,他们整天都生活就是看书,看书,看书。

别人不晓得,最起码沈青风就是这样。年纪轻轻,一点儿活力都没有。

“那个,沈庄主啊……”

“叫青风。”沈青风头也不胎地纠正道。

苏浅浅撇撇嘴:“沈青风啊……”

“青风。”沈青风抬眼递了苏浅浅一个命令的眼神,苏浅浅咽了口唾沫:“青风啊,这个,你好不容易来趟帝都,不出去好好转转吗?”也省的在这里,让她浑身不自在,连睡觉都不安心,因为担心睡姿太难看会被他嘲笑。

自从发生了刺客事件,沈青风让苏浅浅必须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如今苏浅浅卧床休养,他倒是履行承诺,片刻不离地守着苏浅浅。

沈青风放下书,盯着苏浅浅。

苏浅浅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尴尬地笑笑:“也是,清风山庄什么都有,外面又不是皇宫,都是小老百姓的作坊和店铺,没什么可看的。不看也罢,不看也罢。”

苏浅浅蔫了吧唧的翻了个身又乖乖躺回去,心中叫苦连天,她哪里是嫁了个丈夫,分明就是一只披了人皮的狼,无趣冷漠到极点。

终于,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苏浅浅偷偷侧过身去看,走进来的是葛书。

“庄主,林丞相求见。”

沈青风的眸色紧了紧,微微蹙起眉:“他自己吗?”

“仅有两个随从,是家丁打扮。”葛书回答。

沈青风再次放下手中的书,目光却是投向了苏浅浅的方向,苏浅浅连忙转过头,却还是被沈青风捕捉到了。

沈青风嘴角浮现笑意,为苏浅浅笨拙的小心思,也心知以她的性子肯定在屋里憋闷坏了。

“去将林丞相请到这个房间,就在此会面。”沈青风看着苏浅浅即将快埋到被子里的头,说道。

闻言,不止葛书,连苏浅浅也是一愣,身体猛然舒展,在这个房间?当着她的面儿?这……不太合适吧。

想着不合适,苏浅浅心中却是高兴的,偷听八卦也是她的一大喜好,大不了装睡好了。

“这……”葛书有些犹豫。

再怎么讲,人家也是一国丞相,在夫人的闺房当中会见丞相,显然不合乎礼仪,而这样的待客之道,恐怕只有自家庄主能做的出来吧。

“怎么?”沈青风看向葛书。

“是!”葛书答应着,出了房门。

苏浅浅现在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出,林丞相,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职,沈青风虽说也是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可与这丞相相比,到底还只是绿林好汉中的一员,摆这么大的架子,还真不怕得罪人。

后一想,此次宴会就是皇上亲自下的帖子,由此看来,沈青风在朝中的面子也挺大的。

“把脑袋露出来,安心躺着,也不怕憋坏了。”还是那样讥讽的语气,苏浅浅却没有觉得委屈或是有任何的埋怨。沈青风,这是在给自己打气吧。

身为清风山庄的庄主夫人,当然不能畏首畏脚。

不知道是因为沈青风的打气有了作用,还是苏浅浅真的不想丢清风山庄的脸,干脆平躺好,睁着眼睛,等待着林丞相的到来。

“林丞相,这边请。”

在葛书的带领下,一个清瘦黝黑,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步入屋内。

“在下林治庸,见过沈庄主。久仰大名,今日得见,果真是玉树临风,不愧为江湖中的第一美男。”林治庸果然是个会说话的人。

“林丞相,幸会。”

相较而言,沈青风的招呼打的随意而简洁。嗯,这个我喜欢。苏浅浅暗自在心中比较着。

林治庸的目光在屋内环视,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瞪眼看着他们的苏浅浅,脸上一怔:“这位……”

好歹也是在官场上混迹这么多年的老手,不懂得分析厉害,审时度势,怎么会坐上现在的这个高位子。

“这位就是轻雨阁阁主的小女,如今清风山庄的庄主夫人沈夫人吧?“林治庸眼冒精光,对苏浅浅说道。

哟,给她安的头衔还挺多,一口气儿说完还真不嫌累!苏浅浅欲要起身,沈青风开口了:“内人身子不适,不便起身行礼,还望林丞相见谅。”

听沈青风这么一说,苏浅浅躺的更加理所当然了,只是对着林治庸抱歉地笑笑,却是没有说话。

林治庸察言观色,一个脸色平静,没有过多情绪表现,即便说出来的话都是没有温度的,而另一个,虽是面带病态,对沈青风却是言听计从的,倒像是个没有主见的女子。

“不知此次相爷前来所为何事?”沈青风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话题预热和寒暄。

林治庸欣赏这样的青年才俊,有能力,有本事,不委身于任何人,不巴结讨好任何人,女儿若是跟了这样的人,不仅她的幸福有着落,林家和清风山庄便更近了一步,对于林家在朝中地位的巩固有百利而无一害。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过几天不是朝中宴会吗?皇上特意派我去接应并监押从北疆那边进贡来的酒,以供宴会享用。顺路经过这里,听闻沈庄主在此下榻,故此前来打声招呼。”

说着,林治庸拍了两下手掌,他的随从一人扛着一坛酒进来,放置在地上。

“这是本相特地为沈庄主带来的农家酿,都是在地下埋了将近百年的好酒,也算是小尽一下地主之谊。”

沈青风动了动嘴角,据苏浅浅观察,这通常是他产生排斥心理的时候才会做的动作,心想,不好,他该不会不喜欢林丞相的见面礼而不给他好脸色吧?

“林丞相的好意,沈某心领了。”沈青风难得的平静着好声好气地答谢。

一时间林治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拱手作别,声称还有别的重要事情,在宴会上再以酒相敬,等等的话。

待林治庸走后,沈青风吩咐葛书和葛画将两坛酒拿走,关上房门,继续坐在那里看书,就好像刚刚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浅浅把被子掀起一角,准备消消汗。鬼知道刚刚她有多紧张,那个林治庸的两只眼睛,就好像随时可能喷射枪子的黑洞,眼中冒出的精光总有股算计的味道,令人心中不安。

“刚刚才有人夸你是沈夫人,沈夫人可不是这般失态的。”沈青风眼睛盯着书本,口中说出的话却是对苏浅浅说的。

苏浅浅不满地剐了他一眼,明明就是拿她当挡箭牌,让林治庸无法和他谈“重要的”事情,不想见他就不见,为什么非要走个过场。苏浅浅想不明白。

苏浅浅悄悄探出身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沈青风察觉出来:“有什话就说。”

苏浅浅笑笑:“睡了太多的觉,哪里还睡的着,我也要看书。”

沈青风合上书本,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好啊,那你想看什么书?”

苏浅浅瞬间眼睛一亮,从床上坐起来:“出门的时候我带了几本,就在碧儿给我收拾的衣服箱子里面。”

言外之意,让沈青风招呼碧儿去给她拿书。

果然,沈青风眸色一沉,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她非要拆解开来表达,明明就知道他最怕麻烦了。

按照吩咐,碧儿取来苏浅浅的书籍。沈青风接过看了看,都是一些医学上的东西。

“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印象当中,沈青风的藏书阁里,可没有这样的书籍。

苏浅浅看着沈青风皱眉的样子,支支吾吾:“我……借的。”

沈青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借的?借的谁的?”苏浅浅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却是不知道沈青风为什么突然之间会生气。

沈青风想的是,他堂堂的清风山庄庄主,什么书籍搞不来,而他的夫人宁可去借书也不向他开口,他当然觉得心里不舒服。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不经过允许久将书籍借给苏浅浅,一定不会放过他。

“向张大夫借的。”苏浅浅回答道,声音里带着委屈和胆怯。

沈青风一愣,和张炳陆借的?刚刚心中那股无名火瞬间就降了下去,张炳陆是清风山庄的老先生了,和他借书倒是可以。

况且,若是论医书的话,张炳陆所拥有的书籍,的确都是百里挑一的。

沈青风知道自己刚刚有些小题大做,却仍旧冷着声音道:“以后想看什么书和我讲,我会帮你。”

《庶女翻身,夫君别不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