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欲明》天屿明珠观光公园 调教 天欲明强强

天欲明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虞素,苏瑞的小说《天欲明》此文是宿韶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胡铨还要问个为什么,苏瑞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更新:2021-01-11 18:01: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虞素,苏瑞的小说《天欲明》此文是宿韶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胡铨还要问个为什么,苏瑞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天欲明》免费试读

胡铨还要问个为什么,苏瑞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拉起他就一个飞身,上了院墙,远远地就能看到一处宅邸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似乎在商议什么的样子。她知道这乡村有问题,当下也顾不得问,就带着胡铨上马,折知琅随后带着虞素也上了马,飞驰起来。

马蹄声到底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折知琅的大宛马最快,越过众人而出,胡铨的马不过稍后一些,就被绊马索给绊倒了,虞素也不例外,周围人见状,都不管折知琅,一个个地围了上来。苏瑞见状慌忙翻身下马,长剑出鞘,可面对一群平民百姓,她也不敢下太重的手的。

虞素知道她左支右绌,已然很有些支撑不下去的意思,只凑到她背后道了一句:“他们要抓的是我,带着胡大人快走!”苏瑞还要说什么,虞素已经站起身来,自她的保护范围内走了出去——周围人自然都朝着她涌去,苏瑞见状,只得咬牙背上了胡铨,飞身向外头的山林跑去。

折知琅在外层绕了几圈,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群人带走了虞素,虽然是满腔义愤,却也知道自己现在插手根本于事无补,却灵机一动,想到虞素那神神秘秘的香包,慌忙拆开来,抖落了那些药材,才看到香囊皮儿上面写着两个词“衢州,谢衡”大致猜到这是要他去找的人,他咬了咬牙,打马飞驰而去。

苏瑞带着胡铨走走停停绕出了山林,看到人烟处,才坐下来休息,讨论对策。苏瑞想到的还是要借朱雀门苏青凤的力量,还是准备回那里去。但胡铨却拆了虞素的香包,看到了香包上写的字是“借兵”。不由一叹,道:“怕是虞真人真成半仙了,早有所料。小瑞,你老实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瑞自己也一头雾水,只捡着几个关键的:“鬼神”“案子”“自尽”“疯魔”一类的给胡铨说了,胡铨到底是在朝多年的大臣,闻言不由得起身踱起了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必然是一桩大案。忽而他一拍手,道:“糟了,怪不得虞真人要我借兵,这些,这些分明是邪魔之教啊!这……”

苏瑞到底机敏,种种奇怪的话语连在一起,让她也反应了过来:“是那个道士!他根本不是什么昆仑道士吧!这样说来……那些自尽的人,全是,全是自我献祭?!”

“是。”胡铨一听更加焦急,“莫说什么玉知州的‘大计’,就是虞真人那里,咱们也不能耽误了,走,我们找李鸣去!”

他们惦念的虞素悠悠转醒的时候,正躺在一片黄昏的余光之中,朱色的夕阳透过雕花窗框映在她脸上,好像受难的神明。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摸她那一头灰发,她不自觉地挣扎了一下。那人轻轻笑道:“原来真人也会贪生怕死。”依旧是那道士。

虞素脸上一派无悲无喜神色,似乎并不因为他的话感受到什么威胁似的:“不知有死,惟欲贪生,人皆如此,何我独外?”

“真人的道行,我是比不上的了。”那道士笑道,“可惜啊,真人还是落到我手上……自在逍遥,缥缈无定的谪仙啊……”他用力攥紧她的头发,能让她感受到来自于她人的压迫感“莫说生死,现在连一举一动都掌握在他人手里的感觉如何?”

虞素倒是风轻云淡:“韩公子,我的发簪呢?”

那道士哈哈一笑:“你现在连生死都顾不上,还在乎一支发簪?”

“我当然在乎那支发簪……因为韩公子所在乎的,不也就是那支发簪么?先前愿意放过我们,是因为这支发簪;后来一定要抓我们,也是因为这支发簪。”她似乎是懒得再与他你来我往,虽被点了穴道不能动作,却微微一笑,“我说错了么,紫陌宫的叛师弟子玄灵,韩轩宁?”

那道士闻言神色一变,几乎不能支撑自己的动作,却很快镇静下来,俯下身凑近虞素耳边,状似极为亲昵地道:“若是真人能够站着说这句话,或许我还会有所忌惮。可惜啊,”他坐到了虞素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脸,“你如今是在我怀里……说的这句话。”

虞素闭了眼,并不愿意理会他的调戏的模样,韩轩宁却是越说越得意:“我知道,我看到真人的第一眼就知道,真人什么都知道,你知道我是凭借什么蛊惑了那个妄图长生不老的玉知州,那个谄媚上司贪图荣华的梁通判。还有这一群……这一群愚蠢的百姓,哈,他们加起来只怕也没有你一个人聪明。可惜啊,你到底太心软,你太光明,你没有证据,就不敢对别人和盘托出,所以……你输了。”他说完得意地大笑起来。

虞素也不恼怒,只默默地等他笑完,才淡淡地道:“你看到了我的发簪,知道我是清微君的弟子,也不怕紫陌宫日后追责么?”

韩轩宁闻言更加得意:“哈,紫陌宫,那群遗世而独立的谦谦君子……我这个杀了自己老师夺宝出逃的叛师弟子他们都容我至今,再多杀一个你,又有什么大不了。”他忽然笑起来,暧昧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凑到虞素耳边对她道:“不过我也可以不杀你,只要你愿意从此乖乖地侍奉我。”他的声音极轻,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哦?那你不和玉知州交待了?我难道,不是你所选中的最后一个祭品么?”虞素笑一笑,道。那笑意明灭,显然没有几分真意。

韩轩宁闻言一笑,道:“我随意编个理由就是了,他反正好骗的很。不过……真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的……”他想了想,反应了过来,“哦,我刚刚离真人那么近,真人必然闻到我身上的烟火气息了。不过没关系……真人还是好好想想吧,被关在棺材里,听着棺钉一个个钉死,被活埋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的绝望——还是来我身边,侍奉我。”

虞素闻言一笑,便是再无知无觉的人,都能感觉到她笑声中的轻蔑:“侍奉你?你配么?”

韩轩宁显然被她气到了,但也犯不着和她一个将死之人计较,道:“朱雀门不会插手这件事情,要向信州守备借兵,也没有那么快的……真人,”他故作深情地蹲下身来,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那就,永别了。”

《天欲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