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狮的使徒》金狮干红葡萄酒 801 金狮的使徒年下攻

金狮的使徒

玄幻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狮的使徒》是拓哉与躲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塞赫,泰特,书中主要讲述了: 姑且称河对岸的坑为“陨石坑”,总体而言这么个稀罕玩意儿已经成功引起了塞赫泰特的注意和兴趣,同时她也发现了个小小的细节:在纸莎草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0 04:0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狮的使徒》是拓哉与躲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塞赫,泰特,书中主要讲述了: 姑且称河对岸的坑为“陨石坑”,总体而言这么个稀罕玩意儿已经成功引起了塞赫泰特的注意和兴趣,同时她也发现了个小小的细节:在纸莎草船

《金狮的使徒》免费试读

姑且称河对岸的坑为“陨石坑”,总体而言这么个稀罕玩意儿已经成功引起了塞赫泰特的注意和兴趣,同时她也发现了个小小的细节:在纸莎草船靠近河岸时,船头坐着的大猫情绪有了明显变化,一开始是紧张是警惕,但很快就转化成了一种兴奋。

就像是离家很久的游子突然在他乡迎面碰上了故乡的老熟人。

大猫的反应坚定了塞赫泰特认为对面不简单的观点,长篙一支奔着河岸就冲,一条小草船硬是划出了中环狂飙赛的气势。

当然,没撑两下船就靠岸了,不等人来一个狂拽酷炫的漂移船就冲上了岸边,直接给某个人掀趴下,跟个超市菜筐里掉出来的土豆一样轱辘着滚两圈以富有火云邪神味儿的蛤蟆式趴在地上。

有一说一,有点疼,还有点晕,属实上头。

撑起身子晃晃头,给灰土都抖掉,定睛一瞅大猫已经奔着目标的陨石坑轻快迈着步子去了,在地上留下了一串爪印。

塞赫泰特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土紧跟上去,一边跑一边再一次嘴角疯狂上扬,心里一朵朵小花在灿烂绽放:钱钱,我来了!嘿嘿!

也不知道怎么着,下意识地就认为那坑里的是值钱货,有这样做白日梦的水平,也压根儿就没考虑过别的可能,万一是跟着自己的灵魂一起被空投来的考研资料、专业课教材、没写完的结课PPT、还有使人听此凋朱颜的期末考试卷子……缺我专业课者,虽远必考?那大概会当场再次去世吧。

塞赫泰特突然给了自己一大嘴巴,偏偏在开奖前乌鸦嘴,明明是大团圆结局皆大欢喜的喜剧片这么一整就瞬间成了末日灾难片,使不得,使不得。

河对岸也基本都是长着点稀疏程度堪比隔壁专业教高数的老先生的发量的黄草,偶尔有几簇低矮的看上去像灌木一样的植物,远处的山清晰可见,神奇的坑也一样。大猫回头见塞赫泰特还没跟太紧,原地坐下看着人,但塞赫泰特知道,大猫根本没有很悠哉地在等自己,眼神中完全是催促。

铲屎的没有尊严,主子让你快你就快着点,塞赫泰特深谙这条,马上紧跑几步跟上去。直到整个“陨石坑”出现在眼前,虽然之前脑补过很多种场面,但看到实物还是为之感到震撼,当场愣住下意识地冒出一声:龟龟。

现场的情况自然是一片狼藉满地碎石,但诡异的是在整个坑里没见到任何看上去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而在杂乱中有一处瞬间就吸引了塞赫泰特的注意。那是在狼藉中的一处缺口,山脚下明显有一处像是受到冲击才出现的坑洞。按着套路讲,武侠小说的主角在这个时候进入洞穴,十有八九就会遇见什么隐居闭关的高人或者捡到什么江湖前辈留下来的武林秘籍什么的然后一步登天开始自己的潇洒日子,既然如此,自己好歹也算个小成本垃圾流水账穿越文的主角,那就干点主角该干的事。

于是塞赫泰特带着大猫,雄赳赳气昂昂以浩南哥般大佬的姿态乌蝇哥惊天一声“吔屎啦你”的气势跟小区大妈疯抢打折白菜志在必得的决心顺着斜坡进入洞口,结果刚一进去就被脚下一石头角绊了一下,连滚带爬仿佛公交车上手提袋断了而满地乱滚的西瓜,摔出个狗吃屎直接落地冲着人大门磕了个响头来了个跪拜大礼。

只怕是这地方风水不好,也估摸着是自己跟这河对岸八字不合,从到了这边开始,十分钟摔趴下两次。

大猫紧跟过来嗷呜叫着,塞赫泰特一边跟螃蟹似的趴着疼到每一个表情都是表情包一边颤颤巍巍爬起来,听着大猫这么叫还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咋都觉得是在说:“爱卿不必行此大礼,快快平身。”

等从地上爬起来,腿不疼了屁股也不麻了头也不晕了,塞赫泰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低头一看膝盖到底是磕破了皮,但寻思着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再出来也不迟。

来都来了。人刚来没几天,开始文化输出了。

抬头打量一下四周,还真让自己给说中了,坑洞下面还算宽敞,看上去像是个房间,墙面也挺整洁,就是上头的纹路与看似文字的东西自己也看不明白,不像圣书字,不像草书体,也不是希腊文,当然更不是中文了。

这种设定让塞赫泰特瞬间想起了什么,要说熟悉,确实如此,早在以前抱着自家手柄打游戏时就见过了——

没错儿,某买bug送游戏的弟弟公司的作品——某客信条·起源。

好嘛,那要按这么说,这穿越穿的还不是现实历史,改奇幻大片了,同时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真的有机会利用一些别人没有的经历在这世上混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么一寻思,腿上的伤也不疼了,瞬间血条又被回满奔着大门就去了,到了门前一研究,石门禁闭着,没有别的入口,而大门中间有一处凹槽,是个动物爪子的形状。

塞赫泰特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大猫身上,如果没猜错,这应该就是狮子的爪印。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塞赫泰特拍拍手,抓住大猫两只前爪站起来,对了对凹槽上的形状把左爪按上去,外形还真是刚刚好,而凹槽之下明显感觉是可活动的,用力按下后有金色光源从凹槽下涌出,在石门上呈现出了母狮的形象后石门缓缓打开,发出沉重的轰鸣声。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个坑洞,却一直没听说有人从里面拿了什么出来,也大概知道为什么珑会要求自己一定要来了。身份认证是狮子,这事除了塞赫泰特恐怕还真没人能干得出来。

随着大门打开,尘土随着轰鸣震动落下,待烟尘散去,借着外头微弱的光隐约能看到里面的状况,应该是个宽敞的大厅,中间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不等塞赫泰特看清楚里头的情况,大猫已经先行一步跑进去了,见它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正常的情绪,反而显得很兴奋,在大厅里又跑又跳地撒欢,塞赫泰特多少放了点心,虽说里头暗是暗了点,但应该还不至于啥也看不见。

于是塞赫泰特跟着迈进了大门,然后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在自己刚进去没走出两步,大门就突然在身后给关上了。

面对周围突然之间一片漆黑的状况,塞赫泰特蒙了,满脑子仿佛打弹幕一般飞过一句话:哦豁,完蛋。

自己这算是被锁在不知名的古墓里了?现在塞赫泰特竟有点明白钱钟书老先生的那句话了: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嗐,太真实了!

然而现实往往就是大起大落,还没来得及等塞赫泰特考虑清楚下一步怎么办,突然从周围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了细小的声音,仿佛有什么机关在启动,在短暂的安静后,正对面远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响,有什么东西自中间分开向两边移动,金色的光从中间的空隙中迸发直射到天花板——塞赫泰特发现,光源直达处,是一圆形奢华如教堂那样的穹顶,只是呈现出的风格自己也前所未见。空隙越来越大,直到像什么箱子一样完全打开,光柱也完全投射到穹顶上,上面的矿石反射着光线,整个空间竟然也跟着亮堂起来。

绝了!

大猫开始到处溜达,塞赫泰特震惊了,回过神来后走下大门台阶,面前就是一长条走道直通面前穹顶下的光源,两边是两池泉水,水面上奇迹般地开着莲花。再往两边就是墙壁了,跟在大门外的风格完全一致,墙面上排列着一排看上去和穹顶上的矿石差不多的东西,反射着光线多少有点晃眼。

走道正中间的圆形转盘吸引着塞赫泰特的目光,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像展台一样的东西,上面摆着一杆什么玩意儿,看上去金灿灿的,怎么着也应该是值大钱的东西。

塞赫泰特不知道,此刻发生的一切,都彻底使自己要平平淡淡过一生的命运轨迹发生了不可逆的偏转。

就像文字游戏的岔路选项一样,选择了一项就没法退回去,而且这局游戏没有删除存档重新来过的机会。

《金狮的使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