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他来自黎明》风来自黎明的歌声 出柜 他来自黎明小攻

他来自黎明

悬疑灵异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而其何原创小说《他来自黎明》,主角是伯奇,凌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凌三身上短袖T恤、牛仔裤、平板鞋,头戴一顶短假发,收拾好自己后,便坐进了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7 04:03: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而其何原创小说《他来自黎明》,主角是伯奇,凌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凌三身上短袖T恤、牛仔裤、平板鞋,头戴一顶短假发,收拾好自己后,便坐进了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来自黎明》免费试读

凌三身上短袖T恤、牛仔裤、平板鞋,头戴一顶短假发,收拾好自己后,便坐进了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刚到八点,凌三便看到桌上的黑烛兀自亮了起来。

今天将房子按自己的喜好重新布置好后,她便拿着这根黑烛仔细研究过了。

显然,它的材质不同于一般的蜡烛,坚硬的质地让她将其折断的打算成了空。当然,她并没有要违约的打算,毕竟,她知道就算没有这根黑烛,伯奇同样能找到自己,上次酒会上的碰面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她做事,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会轻举妄动。

现在,她坐在沙发上,看到伯奇随蜡烛亮起而瞬间出现,已丝毫不感奇怪,只静静地玩着游戏,或者说等伯奇的安排。

伯奇呢,从一出现便看到那个名叫贺铃的女人头也不抬地玩儿着手机游戏。

他一时不知该不该出声打断对方,毕竟他自己玩儿游戏时,是最讨厌别人干扰的。

于是,就这样,凌三和伯奇都兀自沉默地等待着。

于是,就这样,时间在贪吃蛇欢脱的音乐声中溜走了十分钟。

“MD,我想打人!”凌三在心理骂了一句,收起手机抬头问道:“你过来,就是为了看我打游戏?”

“这一局打完了?”伯奇低沉着嗓子,不紧不慢地问道。

凌三默了三秒,问“不走吗?”

“要的,我是在等你打完一局再走。”

凌三听闻真想送他一个白眼。MD,这么体贴的恐吥犯,他是想听她说声谢谢吗?

凌三不想多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那现在走吧。”

“请把手给我。”伯奇伸出自己的右手。

凌三在客厅吸顶灯的亮光下看到了一只修长洁白的大手手心向上伸了出来,她猜测这是伯奇要带着以一种非常的方式去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有那么一瞬想要反悔或者转身去拿她不准备再使用的武器,可她又觉得毫无必要,因为伯奇既然有求于她,那她的生命安全,暂时,应该能够得到保障。

于是,凌三走上前,伸出自己的左手与之相握,出乎意料的,那只握住的手竟出奇的温暖。

“贺小姐,请闭上眼睛。”伯奇出声提醒。

凌三依言闭上双眼,随即她便感到一阵眩晕,身体尤如高速迸射而出的子弹,兀地向前冲去。

一股刚烈的冷风扑面而来,她略感不适,抬起右手想要压住快要被吹走的假发。这时,一只胳膊及时圈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进了一个厚实的胸膛。凌三顾不得多想,躲在那处缓解高速移动造成的眩晕。

终于,约摸两分钟后凌三感到他们停了下来。冷风消失,眩晕不再,她推开了那个胸膛,睁眼环顾四周。

“就是这里?”凌三看到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一看就很名贵的连排木质书柜,雕花窗棂下的巨大办公桌,造型古拙的太师椅,而墙角铜质香炉里似乎正燃着沁人的香料。

当然,还有一根和她屋里一模一样的,正在燃烧的黑烛。

伯奇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了凌三的问题:“是的。你想喝点儿什么?”

“不了,赶紧开始吧。”凌三对伯奇的示好视若无睹,只希望早点摆脱这个麻烦。

“那好,请跟我来。”伯奇示意凌三跟上,便转身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书房外是一条长长的木质走廊,穿着平底鞋的凌三跟着同样穿着平底鞋的伯奇走在上面,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但热感应路灯却随着他们的靠近逐一亮了起来,尤如一条酣睡的长龙正舒展身躯准备飞天畅游。

走了大约近一分钟,凌三跟着伯奇从楼梯下到了一层,然后又是走过一段长长的回廊,跨过拱门,走进了一间类以库房的屋予。

“就是这儿了,贺小姐。”伯奇停下脚步,转身对凌三说道。

屋子不算大,二十多平米的样子,锄草器、铁锹、铲子及大小不一的几只木箱靠墙堆放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散发出来的白光在屋中央一张雪白的大桌的反射下,将整间屋子照射得格外亮堂。

一只半人高的铁网笼子被放在了桌子上面,一株不知名的绿色藤蔓植物被绳子牢牢地缚在里面。

凌三走上前,在离桌子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盯着笼子细细打量。

一株需要用绳子和铁笼来束缚的,浑身长满触须的植物——还真是令人感到莫名的诡异。

“这是一株生长于特定土壤的食人藤。”伯奇走到凌三身旁介绍道:“它是现今已知食肉植物中生命力最为顽强、猎杀技能最为强悍的藤蔓植物。你所看到的这一小株仅是其本体的百分之一,其最旺盛期可生长蔓延达数百里。别看这一小株被割下来已超过48小时,看似死物,其实它还能在无水无土的地方存活72小时。这期间,哪怕一只飞蛾停留在其表面,也会令其瞬间吸收营养,将寿命再延长数小时之久。”伯奇停下话题,伸出手打了个响指。

凌三转头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棉布对襟小卦的胖大叔捧着一个漆木盒子走了进来。

何智低垂着眉眼从凌三身边走过,来到伯奇左侧将盒子打开。

那张曾经被凌三随意塞进背包的面具便由伯奇异常郑重地用双手取了出来。

此时,凌三才切实感受到了对方是如何重视那张面具的了。

“贺小姐,烦请戴上面具试一下,看你能否将这株食人藤的念力吸收过来。”

凌三接过面具,看向笼子里纹丝不动的玩意儿,难得好奇地问道:“植物也有念力?”

“但凡有生命的存在,就会有念力。只不过纯度不同,强弱有别而已。人的念力因为有精魂与实魄的铸就,故而是这世上最为强大的念力,但同时,又因为夹杂太多情欲的缘故,其纯度又是最次的。食人藤拥有强大的念力同时其因智力不高,欲望几乎为零,故而纯度是我们所知里最高的一种。它曾一度作为愈族圣女增强念力的重要途径而被人为种植过。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气侯的变化,食人藤的产量越来越少,现如今,这世上存活的,就我们掌握的情况,不会超过三株。”

“我要怎么做?”凌三戴上面具问道。

“你试着将一只手放到铁笼上去。”伯奇见凌三未动,便解释说:“放心,它再怎么强悍也是植物,而植物都是怕火的。你看,”

凌三戴着面具看向伯奇,只见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喷火枪。

“它若发出攻击,我会保护你。”

面具遮挡了凌三的表情,伯奇不知道她盯着喷火枪足足看了近一分钟是个什么意思。正当他要开口问话,却见凌三已转头朝笼子靠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对于未知的事情,凌三惯常习惯保持高度的警惕。伯奇拿着喷火枪又怎样,关键时刻在是要靠自己。再说了,喷火枪?她不能确定易燃植物外加导热系数极高的铁笼在遇火后是否会令她“引火上身”!

她已走到了桌边,离铁笼仅半臂的距离。笼子里的食人藤如一滩烂泥般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她伸出左手在空中停顿了一秒,然后再慢慢地覆在了铁笼上。

凌三、伯奇以及何智,三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同一处。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

凌三收回手,退后步转身看向伯奇。

“请再试一次,贺小姐。”伯奇走上前指着笼子底部一捋靠在边儿上的触须:“请用手轻轻按到这根触须上。上次我尝试的时候,它差点将我的手绞断。而这便是我无法驱策面具的证明。”

凌三没有多问,依照伯奇的指引再次伸出左手,朝那根绿色的触须靠近。

“簌簌……”

就在凌三左手食指穿过铁笼,轻按到触须的那一刹那,整株食人藤如触了电似的浑身开始抖动起来。

触须伸展、晃动发出的簌簌声在深夜寂静的库房里营造出了一场异常诡异的氛围。

食人藤的晃动持续不过十多秒,就在凌三犹豫着是否后退,伯奇举着枪准备喷火,何智握在一把剑冲上前的时候,食人藤像感受到了巨大危胁般,猛地发力挣开束缚自己的绳索,再“嗖”地一下缩回所有枝叶和触须,如同刺猬般,将自己紧紧地蜷成一团,滚到笼子里,离人类最远的地方去了。

食人藤的这一连串动作令在场的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凌三收回手指看了看,嗯,毫无异常。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又异常极了。

凌三能预感到,这麻烦不是那么容易甩掉了。

伯奇将喷火枪交给旁边的何智,问凌三:“贺小姐,你还好吗?”

凌三取下面具还给伯奇,道:“没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去书房谈吧。”伯奇将面具留给何智,带着凌三穿廊上楼,再次回到了书房。

待凌三在书房坐下后,伯奇又一次问道:“贺小姐想喝点儿什么?”

凌三这回没有拒绝,干脆道:“白开水,温的,谢谢。”

伯奇便直接从墙角的饮水机接了一杯水放到凌三的面前。

凌三拿起杯子喝了两口,待口腔重新湿润起来再看向坐到自己对面的伯奇。

“我在得到这张面具时,仅仅是因为知道它能屏蔽一切信号。当时我戴上面具正准备离开,坠崖的杨真真却叫住了我。我原以为她想让我救她,按当时的情况,抢救及时,她是可以治下来的,但她却选择等死,且拉着我的手说要把她所有财产送给我,以换取我帮她照顾一岁多的女儿。我呢,刚好也没有其它可去之处,便帮她合上双眼,代替她走进陆家。”凌三停顿了一下,回想杨真真瞑

《他来自黎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