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最新章节手机阅读 全文章节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无广告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历史连载中

主角叫陈方,麻胡子的小说是《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它的作者是染血的剑锋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天的晚上,陈方一直躺在床榻上,李治,武媚娘,如果现在真是唐高宗统治时期,那么陈方真的很蛋疼。 此时身体根本不能动弹分毫,陈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3 16:03: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陈方,麻胡子的小说是《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它的作者是染血的剑锋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天的晚上,陈方一直躺在床榻上,李治,武媚娘,如果现在真是唐高宗统治时期,那么陈方真的很蛋疼。 此时身体根本不能动弹分毫,陈方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免费试读

这一天的晚上,陈方一直躺在床榻上,李治,武媚娘,如果现在真是唐高宗统治时期,那么陈方真的很蛋疼。

此时身体根本不能动弹分毫,陈方只能先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体上。

陈方试了无数次,除了那次情急强行睁开眼睛,此后陈方连手指都不能动弹一下。以至于陈方以为自己就一直会这样,穿越到唐朝,直接成了植物人,这可还行!

幸亏即将天亮之时,陈方努力了无数遍之后,右手的无名指终于可以动一下了。既然无名指可以动,那么就表明陈方开始逐渐控制这具身体了。

陈方就在这种努力中,渐渐掌握了身体的控制。

不过当陈方终于能够稍微掌握这个身体时,陈方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他发现,他竟然是因为中毒导致的身体麻木。

陈方没有穿越以前,是一家国际化妆品公司的研究主管,专门研究中药在护肤品之中的应用,即使在国内也算这方面的顶尖人才。

为了研究中药,陈方曾经师从一位老中医,用了两年时间随那位老中医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可以说遍尝草药,甚至几次中毒。

所以陈方对中药极为敏感,所以在身体能够稍微被掌控以后,陈方就意识到昨晚身体不能控制不是因为自己刚刚穿越,而是自己的前身竟然是被人毒死的。

下毒的人很显然精通毒性,用的是一种能够让人神经麻痹从而致死的毒药,其主药是一种毒草。

陈方记得这种毒草产自南方,具体位置应该在现在的苗岭一带,学名很长,陈方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当地人称为麻胡子,只要一丁点,就能让人口齿麻木,几日没有任何感觉,麻胡子,意思就是能将胡子都麻痹。

只要剂量稍重,就能让人全身麻痹,因为呼吸困难窒息而死。

被人毒死,而且下毒人手法高明,对时机把握极度精准。

下毒人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和那位疑是武媚娘的娘娘有关系?

陈方对这些此时一无所知,只知道有人曾对自己的前身下毒。无知是最可怕的,出了一身冷汗以后陈方很快就冷静下来。

现在绝不能自乱方寸,越是情况危急,就越是要冷静。

自己前身既然是被人毒杀,而且下毒人明显是个毒道高手,那么最大的可能恐怕只能是因为那位娘娘。

陈方想到这里,基本已经能够猜测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现在的皇帝长年卧病在床,某一方面肯定是力不从心,宫中寂寞的娘娘就从宫外找了一个男子让人秘密带进宫中,以解寂寞之苦。

可是这事情显然没有瞒住所有人,一定是有人得了消息,所以对自己前身下毒,将其毒杀。

多么狗血的情节,此时落在陈方头上,却让陈方头疼无比。

尼玛,穿越也就穿越了,可穿越这么惨的,怕是自己是头一个了。

对方既然下了毒,若是知道陈方此时还活着,肯定还会想方设法将陈方杀死。

敌在暗,陈方对下毒人根本一无所知,也根本无从猜测对方下次下手是什么时候,又是以什么方式,这一次是下毒,下一次又是什么。

现在陈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小心谨慎,尽快将这个幕后黑手抓出来,一天抓不出来,陈方就一天不得安生。

就在此时,寝宫的大门被人敲了几下,陈方马上收了思绪,先应付眼前事要紧。

陈方刚要说请进,在说出一个请字时就意识到不对,这里不是他的办公室,现在也不是现代。

不过很快门被打开,一个宫女提了一个木质方盒走了进来,应该是食盒,用食盒盛放食物,可以保持食物热着。

“公...”

宫女刚开口说了一个公字,马上就闭口,很显然,她也不知道如何称呼陈方。

这倒不奇怪,将一个陌生男人带进皇宫,还安排在寝宫之中,做出这种事的娘娘历史上真没几个,宫女都不认识这个男人,鬼知道如何称呼。

刚才宫女应该是想称呼陈方公子,可是很快意识到这样称呼似乎不对,所以马上闭口。

场面一下子有点尴尬,陈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此时要先化解尴尬的场面再说别的。

“有没有清水?我想洗漱一下。”

“有有,奴婢马上就去取来。”

陈方对对方自称奴婢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是在古代宫廷。

那个宫女将食盒放在桌上,很快离开寝室,不多时已经端了一个木盘,上面放着洗漱的器物。

“咦!”

陈方拿起一个紫檀木做成的牙刷,拿在眼前仔细看了几遍。

牙刷,这确实是牙刷,除了塑料柄换成紫檀木柄,上面的牙刷刷毛用动物鬓毛做成以外,无论大小还是样式都和现代用的牙刷没多大区别。

“公...”

听到陈方咦了一声,宫女刚想问陈方怎么了,又卡在称呼这块。

“你就叫我公子就好!”

陈方倒是没纠结对方如何称呼自己,关键他也不知道让这个宫女该称呼自己什么。而且此时陈方有别的心事,称呼这种事只是小事,陈方并不放在心上。

“公子,奴婢准备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挺好!”

陈方拿起这把古代牙刷,旁边还有准备的白瓷杯盏和小碟粗盐。

“幸亏没有牙膏,不然我要以为这只是某个剧组的片场。”

陈方心里说道。

“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

“奴婢告退!”

“帮...出去将门关了。”

还是有点不适应现在的身份,陈方叹了口气。

等宫女离开并关了寝宫大门,陈方认真检查了这几样洗漱用具,尤其是那一小碟粗盐,现在陈方根本不知道毒杀自己前身的到底是谁,做任何事都要如履薄冰,谁知道暗箭会从哪里射出。

几件洗漱用品和那碟粗盐都确认无碍,陈方才开始洗漱。

洗漱一番,让陈方痛苦的是这粗盐刷牙确实难受,咸,让人口腔无比难受的咸。不过也没办法,只能将就着用,多淑几次口也就好了。

此时要是有牙膏多好,古人的日子果然苦啊!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