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十录》绝录求生在线观看 小说TXT 绝十录全文章节

绝十录

耽美小说连载中

完结小说《绝十录》是乔公予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藏,国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不是土佐郡的千叶少领吗?怎么在这儿欺负个毛头小子?” 武藏寻声看去,有人正立在墙头讲话,声音就由上而下灌入他的耳朵,倒像是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6 16:03: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绝十录》是乔公予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藏,国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不是土佐郡的千叶少领吗?怎么在这儿欺负个毛头小子?” 武藏寻声看去,有人正立在墙头讲话,声音就由上而下灌入他的耳朵,倒像是站

《绝十录》免费试读

“这不是土佐郡的千叶少领吗?怎么在这儿欺负个毛头小子?”

武藏寻声看去,有人正立在墙头讲话,声音就由上而下灌入他的耳朵,倒像是站在他背后一般,这种突如其来的动静,让他不由得头皮发麻。只是仰头的时间长了,脖子有些不舒服,可他看那人身姿俊朗,也许能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噢?看来你才是幕后主使。”千叶少领摘下头顶的蓑笠,交给旁侧的侍从,“刚才那人该不是你杀的吧?”

“哈哈,难道就因为我站在这儿,千叶少领就要定我的罪吗?”

“你既然识得我的身份,自然也明白楠木嘉平的罪行,为何非要置他于死地?我怀疑你是要杀人灭口。”事情看来陷入了僵局,千叶少领本以为拿住楠木嘉平,便能将之前的药贩子一网打尽,谁曾想半路被人给劫下,他明知武藏所说是假,竟还同他打了一阵哑谜,如今丧失所有的线索,只能孤注一掷缠住墙上这人。

“习惯黑夜是好事,若只是尽职尽责,那到此为止就好了,毕竟有时候接纳光明,需要更大的勇气。”那人低头瞥了眼千叶,然后朝武藏看去,“你就是高崎家的二郎吧?”

“你俩认识?”千叶并不打算收手,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他今晚必须要有所作为,要不然全部的心血功亏一篑,于谁都是罪过。

“我可不认识什么毛头小子,只不过秋妻屋浦新下了悬赏令,这才斗胆揣摩一下,该不会又让我猜中了吧?”那人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倒真有些江湖侠客的气魄,武藏开始幻想自己的未来,或许真能如他一般做个逍遥的侠士,只是还不清楚他的立场,可别是仇家寻上门来,要不然自己可就遭殃了。

“悬赏令?有意思,这是哪家发出来的?”听完那人的介绍后,千叶对眼前的武藏越来越感兴趣,虽然丢了楠木嘉平这一条,但饶有兴趣的江湖纷争似乎也可以成为新的。

“我只听夜莺从萨摩国传来消息,也许是某个世家大族在寻仇吧。千叶大人身居郡司要职,该不会惦记赏金吧?”

“我可不想因赏金而得罪江湖各派,只是夜深了,千叶想尽早回去交差。”要单是悬赏令,那对千叶少领一点儿价值都没有,只是那人随口提了句世家大族,或许贩药的玄机还在里面,更何况这毛头小子为救楠木嘉平而陷入危难,此时又传来灭口的悬赏,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的关系。

“噢?难不成你要带走他?”

“既然江湖中人都知晓了悬赏令,那就算我不带走他,自然也会有人寻来,索性跟了官家,至少能暂时护他周全。”几人在这耗了半天,就连话题都被人牵着跑,千叶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索性说出自己的顾虑来。

“说实话我对赏金也没有兴趣,可他毕竟是因救人才陷入绝境,我身为江湖中人,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收起你那可悲的同情来吧,见面这么长的时间,就连身份都不愿意透露,却摆出一副悬壶济世的慈悲,谁会相信你说的鬼话?你们这些江湖中人身上的血债比谁都多!”千叶再也无法忍受谎言了,他迅速拔刀挥向空中,银白色的刀刃异常晃眼。

“我只是游离于尘世的浮土,少领大人何必在意我的名字,这只是强加在身上的禁锢罢了。”那人说完抬头往远处瞥了一眼,接着又看向千叶,“既然大人执意带他走,那便由您做主。只是我要奉劝您一句,做人不能太死板。”

千叶眼瞅着那人跳下墙壁,然后将一身黑袍裹在武藏的头上,他连忙上前查探,可等黑袍中的空气跑尽时,掀开里头却只有武藏的身影,真是见鬼了,常人若是从高处坠下,怎么都得伤筋动骨,可这人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径直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脱。也许这冒出来的家伙跟妖术有关,只是单独剩下个毛头小子,着实让人猜不透。

“大人,大领率人赶过来了。”

“今晚可真是热闹,看来这贩药一事暂时是没有头绪了,列队迎接吧!”千叶差人将武藏绑了个严严实实,接着便转向身后的大领。

自打日唐两国频繁互动之后,这走私贩卖便日渐猖獗,尤其是来自大唐的名贵药材,更是成为皇室贵胄的掌上明珠,一趟的利润往往能翻上数十倍。而土佐国海岸线漫长,竟被宵小之人当成前往奈良的中转站,惩处贩药的重担自然落在了郡司身上,千叶好不容易找到个突破口,谁曾想一晚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是遇见的各路鬼神,让他心底的不安越发浓厚。

“怎么回事?千叶大人,你该不会又将楠木嘉平放跑了吧?”大领朝墙壁的两侧瞧了瞧,什么东西都没有,而深夜出马的官吏,也只绑着个高个子,看来千叶少领的任务又失败了,当然他从来没有寄予过厚望,也不会因此而失望。

“楠木嘉平倒是没跑,只是再也不能说话了,大人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在外面受了气不说,就连上面都不讨好,看来这跑断腿的活,真不是人干的,千叶也只能耐着性子说下去,不晓得哪句说不好,就挨来一顿骂。

“哎,你是怎么办事的?明知此人重要,下手却没个轻重,这样我可没办法跟国司交代啊!”上头是上头的德行,下边是下边的办事,夹在中间的感觉更像块糕点,对哪头都得甜甜的,只是谁会体谅他的苦衷。

“原本一切顺利,谁曾想冒出个毛头小子来,打乱了我的计划,这才……”

“别再为自己的无能掩饰了,你难道是头一天当少领吗?得是什么样的小子,才能破坏千叶你的计划?”说谎都不带脸红的,真不知道狡辩有什么好处,虽然旁侧确实有个瘦弱的小子,可谁知道他是不是被胡乱抓来顶替的。

“我也是刚将他捉拿,大人若是有兴趣,不妨与我一同审讯。”

“我没这闲情雅致,你快些将这里处理干净,我可不希望明早被人议论。”大领转身便往回走,“国司给的期限快到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只要能将案子结了,这就够了。”

“是,大人,您慢走。”事情的严峻超乎他的想象,不清楚这毛头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能跟江湖各派扯上恩怨,那自然有些价值,只是在短短五天内找出答案,似乎并不可行。

前脚刚送走宫本大领,后脚又来了队人马,千叶光瞅着黑压压的人群便头疼,今晚到底撞什么邪门的东西了,一波又一波的发难,比潮来的海岸还热闹,再这样下去,别说破案了,就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够。

“物部宇,我在这儿!”武藏终于看见存活的希望了,他连忙伸手朝人群摆去,可瞬间便被人拿刀抵住脖子。

“你人缘还蛮好的嘛,这是要打算过来劫人吗?”千叶回头瞧了眼武藏,先前大意丢了楠木嘉平,此刻谁都不能再夺走他,要不然这少领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

物部宇追出居酒屋后,这才发现武藏还没结账,又转身回去走了一遭,之后怕出大事,连忙叫了大伴古麻吕大人,好歹高崎府归国时招待了一番,若真因见义勇为出了岔子,怕是自己的良心都过意不去。当然磨蹭了许久,又看见挥手的武藏,真算他命大。

“您是土佐国高知镇的千叶宿安吧?”物部宇见两家气势汹汹,连忙下马上前问话。

“你是何人?”好吧,随便来伙人马都识得他的身份,也难怪多次出手频频出错,只是他瞧这人五尺多的个子,身后竟能号令数十人,看来又是个难缠的家伙。

“在下物部宇,是大伴古麻吕大人的学生,随大人刚从唐朝归国。前些天,遣唐使船队从秋妻屋浦登陆,受到当地高崎平次郎先生的款待,可他的长子武藏却跟队伍逃离萨摩国,我此行正是为他而来。”

《绝十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