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隐天子》隐天子天顶中文网破解 网盘 隐天子强攻

隐天子

历史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江上陌原创的历史小说《隐天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朱由崧,成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出了宣武门,南大街,庄木头抱着柜子般的自鸣钟,上方只露出个脑袋,嘿嘿的傻笑,正面一眼瞧去就像一个长了两只脚会走路的长柜子,样子显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2 08:0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江上陌原创的历史小说《隐天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朱由崧,成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出了宣武门,南大街,庄木头抱着柜子般的自鸣钟,上方只露出个脑袋,嘿嘿的傻笑,正面一眼瞧去就像一个长了两只脚会走路的长柜子,样子显

《隐天子》免费试读

出了宣武门,南大街,庄木头抱着柜子般的自鸣钟,上方只露出个脑袋,嘿嘿的傻笑,正面一眼瞧去就像一个长了两只脚会走路的长柜子,样子显得十分滑稽。

叶胜拎着抽屉一般大小的自鸣钟跟在朱由崧身后,一脸酷酷的样子,想引他人注意又假装成不在意,仿佛谁不知道他手中有这么个稀奇货。

然而身为小屁孩模样的朱由崧却像个小大人一般,双手背后,一脸的心不在焉,黑亮亮的眼睛四周乱瞧。

三人,这么一副奇特的组合引得大街上指指点点,行人热议纷纷。

“这不是西洋人的自鸣钟么,怎么被搬走了?谁家的孩子啊,胆子也太大了?”一挑担老头突然开口道。

旁边一青年文士接口道:“是啊,这还有王法么?”

“嘘,这是福王世子,你们不要命了?”又一青衣小帽的豪门长工插口道:“前两天,福王逼着我家老爷送了好几大车财帛哩。”

挑担老头闻言一声惊呼,咧嘴道:“啊,原来是福王世子呀,看上去果然很聪明,这小模样也惹人喜爱。”

“他就是福王世子?”

青年文士愣了愣神,突然转口道:“唔,可不是嘛,听说前天当今圣上上朝了,这可是三个月来的第一次啊!知道么?圣上当着朝臣的面说:福王世子知礼仪,懂孝悌,尊长辈,这可是难得好品行。”

“呃,如此就说得通了。”

青衣小帽一见形式转变,立马像换了个人似的,煞有介事的说道:“西洋传教士不是说仁慈嘛,看来肯定是福王世子显得太可爱,他们不好意思不送东西。”

青年文士颇有同感,点头道:“嗯,有道理。”

“对,依老头我多年的人生经验看呐,定是西洋人被王世子感动了,不然哪会送此重礼?”挑担老头放下了肩上的担子,抚了一把胡子忍不住感慨道。

朱由崧三人走在街上,行人越来越多向他挤来。在京城,福王的名气那是不用说的,当今圣上最喜爱的儿子,至于朱由崧这六岁的小屁孩,普通人也没怎么见过,刹时惊奇。

“少爷,怎么办?人越来越多了。”叶胜一脸紧张,这么多人让他压力倍增,保护起来难上加难啊。

庄木头眼下也被挤得慢了下来,渐渐地三人就被围堵在了一起。

“啊,福王世子,我再次看到他了。”

“呀,真是,好可爱哩。”

“呀,别挤我,你踩着我了。”

“啊,谁,谁摸老娘?天啊,哪个挨千刀的居然敢偷老娘的钱囊,偷钱的全家死光光,老娘的脂粉钱啊……”

叶胜左推右挤,大声吼道:“别挤我家少爷,快让开。”

“少爷,这人也太多了,我都被挤得过不去。”庄木头放下了柜子般的自鸣钟,擦了一把汗道。

“不要急,听我的!”

朱由崧目光一转,对庄木头说道:“木头,你把我抱上自鸣钟。”

“好咧!”

庄木头也不管,直接将他抱了上去,反正按少爷说的做就是,“少爷,你站好了,小心别掉下来。”

人群中,朱由崧站到了大柜子上方,一时间他比普通人高出了半个身子,只要瞥一眼就能瞧见,哪怕是更远的地方也一样。

“呀,福王世子,小亲亲,来,跳下来,姐姐抱……”

“死开,你花痴,福王世子,老娘在这儿……啊,哪个不要脸的揪我头发?”

此时对面街有两个人停滞了脚步,其中一个长着一脸的横肉,看上去非常凶悍,像个杀猪男,这人身上穿了件儒士服,三月的大冷天,他手上还拿着把扇子摇晃,很是不伦不类。

“咦,那不是福王世子么,瞧这模样比以前俊俏多了,啧啧啧,这细皮嫩肉的,小脸上都白里透红,比起我家那些小娇娘想来更有滋味,真想抱在怀里揉搓啊!”

凶悍男张嘴露出一口黄牙用胳膊捅了捅身旁的三十来岁文士,猥琐道:“嘿嘿,福王世子要是做你的***怎么样?唉,可惜啊,他是福王世子,天底下没人敢,哥那几个损友想必看到也会流口水。”

“慎言!黄汉,你在找死吗?”

长了八字胡的中年文士脸色微变,张嘴训斥,又慌忙四周瞧了两眼,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才松了口气,瞪眼道:“既然知道是福王世子,你还敢乱言?你知道当今圣上有多么宠爱福王世子吗?”

“成经,你父乃是当朝首辅,有什么好怕的?”凶悍男似乎有些怕这中年文士,微微缩了下脖子,不过仍旧嘴硬得嘟哝了一句。

“你知道个屁,你以为我父亲屁股下那位子好坐啊?”中年文士气得脸色发黑,继续说道:“坐在那位子上只能天天和稀泥,连正事都干不了,下面都是些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叶成经也是郁闷啊,自家老爹本以为成了首辅能干出点事,比如振兴大明什么的,做出张居正那样的伟业,但没想到成了东林党党魁都不能按自家的想法来做事了。

老爹现在连胡子都愁白了,不坐在那位上,他们哪知道怎是一个“难”字可了的呢。

“嘶,叶兄,兄弟我错了。”见他说得如此严重,凶悍男自我感觉理亏,讪笑道:“嘿嘿,别生气,今晚上再给你找几个漂亮点的小童儿。”

“得了,今晚不去,你没注意福王世子脚下的东西吗?”叶成经拧着眉头道。

“自鸣钟?”

凶悍男一脸的狐疑,紧接着面色微变,张大了黄牙门惊骇道:“嘶,不会吧,不是说从不出售的吗,福王世子怎么……”

“不管怎么样,我父亲有麻烦了。”

叶成经是首辅叶向高的从子,现在还只是个贡生,不过即使如此,以他的出身注定对政治比普通人敏感。

叶成经感慨了句,思索道:“福王现在仍旧逗留京城,东林党是不会放心的,现在下面的那些人要是不把福王世子这事儿拿来做文章我都不信,而我父身为党魁……”

“不行,我得赶回去。”说罢也不理凶悍男,中年文士急匆匆地掉头往回走。

《隐天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