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重生复仇女主是庶出 LOLI控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免费下载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

穿越连载中

秀秀新书《重生之娇后非庶出》由秀秀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祁成,寒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正待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另外的一个侍女有些畏畏缩缩的上前,“小姐,老爷请您过去。” 爹爹?祁玉容忽然之间皱眉,有些不解为何这个时候

|更新:2019-12-30 04: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秀秀新书《重生之娇后非庶出》由秀秀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祁成,寒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正待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另外的一个侍女有些畏畏缩缩的上前,“小姐,老爷请您过去。” 爹爹?祁玉容忽然之间皱眉,有些不解为何这个时候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免费试读

正待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另外的一个侍女有些畏畏缩缩的上前,“小姐,老爷请您过去。”

爹爹?祁玉容忽然之间皱眉,有些不解为何这个时候爹爹唤自己过去,却也是当即收敛心神,冲着那侍女笑笑,显然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知道了。”

她过去的时候,厅中除了祁倾寒三人之外,陈氏此时也已经是过来,一时间看出来祁成有些阴沉的脸色,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愤愤的看了一眼那边坐着的祁倾寒,自己也是无奈的坐下。

“爹爹。”她左右的看了一眼,似乎是并未察觉到此时厅中的气氛的不对劲儿,她的腿脚此时还是有些轻微的不利索,但是基本上的行动却是已经不影响了。

“玉容,你过来。”祁成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仔细的开始分辨她的神情。

“是。”祁玉容有些奇怪,方才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那边的祁倾寒,却是见她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低垂着眼眸,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神情,可是周身表达出来的神情,似乎是有些伤感。

她的内心忽然之间的狂喜。

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得意,她小心的迈着步子向前走着,就见祁成取出来一块玉佩给他看。

“你可是认得这个?”祁成问道,声音倒是也并未灼灼逼人,毕竟都是自己的女儿,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都是一样的。

“咦?”祁玉容对于这个发展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疑惑了一下之后才是缓缓的看了那玉佩,眼中松了一口气。“正是女儿的物件儿,昨个儿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原是被父亲给捡到了。”

她的声音带上了些轻松。

姜氏的眼神也是看过来,“玉容,这玉佩你是在哪里丢的?”

嗯?

祁玉容有些不解,却也是并未怀疑什么,只是照实开口。

“最近几日女儿也并未出门,就是在这府中的院子里面不见的。”

祁成皱眉,看了一边的祁倾寒一眼,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声音刚刚落下,就听见了那边的祁玉容的诧异的声音。“什么?”

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她的小脸上面有些惨白,眼中闪过了些恐惧与不敢置信。

她是货真价实的惊恐,不是因为祁倾寒竟然遇见了这样的事情,而是因为自己的计划竟然是没有得逞?失败了?

甚至是还让爹爹怀疑自己了?

她心中忽然之间的有些慌忙。

“好了,我与你爹爹也并未怀疑你,你也不必慌张。”许是因为神情着实是有些难看了,一边的姜氏也是上前安慰着。

祁玉容回神,也知道自己不可以自乱阵脚,她本就是习惯了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伪装自己,此时看上去更是神色变化的极快。

“我……我着实是未曾想到,劳烦倾寒去一趟沉山寺,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边脸色苍白,一面喃喃自语,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倾寒,我是真的未曾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好,还好你没事。”她上前握住祁倾寒的双手,看上去很是紧张愧疚的样子。

祁成与姜氏相视一眼,眼中有些担忧的情绪,自己的女儿自然还是相信的,可是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有人专门的陷害他们之间的感情。

“玉容,我没事,我知道此事不怪你。”外面看上去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实际上祁倾寒心中着实是有些骂娘,这祁玉容明显就是故意的嘛。

握着她的双手用力的不像话,她一时间有些吃痛,她却还在不断的卖力表演者。

祁倾寒的心中有些不屑,却也是顺着台阶下去,开口。

今儿这事情她本就是有着万全之策,可以让人觉得这件事情就是祁玉容做的,甚至是还有绝对的证据,可是坏就坏在忽然之家的冒出来了一个南宫钰。

救下自己也就算了,又执意的送自己的回府,阴差阳错的遇见了祁成,让祁倾寒一点行动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心中有些叹息,自己心中的预期效果看上去是达不到了,此时唯一可以做的,也就是尽力的争取更多了。

“倾寒,玉容,你们先不要伤心了。”姜氏温声的安慰,随后的祁成开口,“倾寒,你在仔细的想想,可是还有什么别的线索?”

祁倾寒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神色有些悲切,“当时留下的也就只有这块玉佩了,却不想,竟然是妹妹的。”

她的语气听不出来什悲喜,终于是搞清楚的事情的经过的陈氏心中一火,“你这丫头,玉容是你妹妹,难不成还会害你不成?”

她的声音着实是有些粗暴了,一点也没有寻日里在几人面前的模样,着实是令祁成与姜氏有有些皱眉。

“娘亲,女儿并未这样说。”祁倾寒闻言有些皱眉,似乎是想要辩解。

“老爷,玉容想来一定是无辜的,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要好好的查查为好。”陈氏语气之中有些愤愤不平。

這下子不光是姜氏皱眉了,就是她身后的瑶梦此时也是有些心中不舒服,虽说祁玉容才是太傅府的嫡女,可是祁倾寒最近这算时间的表现也确实是不错,她们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可是这亲生女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陈氏这个为人母的竟然连安慰都不安慰一句,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责怪祁倾寒,为祁玉容辩护,这是不是有点太过的诡异了?

“是啊,爹爹,女儿最近跟本就没有出门,那玉佩也是在府中丢的,一定是有人想要挑拨我们姐妹两人的关系,想要诬陷我。”祁玉容也是上前跪地一怔自己的清白。

祁倾寒看着着两人互相的副和,心中冷笑,看样子祁玉容她是动不了了,那陈氏这个女人,却是可以的。

她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些诡异的光芒,随后也是垂眸上前跪地,“爹爹,夫人,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若不是我自己不小心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娘亲她说的不错,我相信不是玉容做的。”

她的声音温软之中带着些哭腔,却还是强迫自己的冷静的叙述到,为祁玉容开始辩护,听的上面的姜氏心都软了,这孩子才这样的大小,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虽说是已经得救。

可是到底还是有了些阴影,却还是这般深明大义的为玉容讲话,当真是不错的性子。

“好了,你这孩子,起来吧快。”姜氏柔声说到,她身后的瑶梦顺从的上前想要将她给扶起。

祁倾寒在起身的时候经过了陈氏身边的时候,脚步不留痕迹的停顿了一下,一阵很是清淡的香气飘过,却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

“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玉容的玉佩,你最近并未出府,可是接触了什么人?”祁成身为太傅,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公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死要查清楚的,于是他继续的问着祁玉容。

后者委屈的开口,“接触的不过是些府中的侍女小厮罢了,都是些熟悉的人,未曾见过生人。”

祁成叹息了一口气,“这玉你是何时发觉他不见的,寻常的时候都是待在哪里?”

祁玉容的双手渐渐的开始握紧,这件事情虽说是确实是她计划的,可是一切都是莲儿出面处理的,那些人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这玉更是不会出现在那些人的手中的。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一时间也有些不清楚。

可是祁成的性子她身份女儿是最清楚的,在他的问话下面,她也不敢迟疑太久,只好谨慎的思考一番随后回答到。

“是今儿早的时候才发觉不见的,这玉是父母送的,珍贵异常,我也不敢轻易的佩戴出去,生怕弄丢了,所以只是妥善的放在那首饰盒中,不过是侍女例行整理的时候才发现的。”

她垂眸说着,想要掩盖住自己的情绪。

“倾寒,你最近可是得罪过什么人?”姜氏见祁成自己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于是缓缓的猜测到。

祁倾寒仔细的思索,缓缓摇头。“我寻常鲜少出府,最近出门的几趟也不过是那侯府老夫人的寿宴,还有随秦姐姐去了太子的宴会,并未与任何的人有冲突。”

她想着,复而又加上一句,“若是说是与谁有冲突的话,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与玉容的冲突了,不过都是女儿家姐妹之间的拌嘴,着实是算不上得罪。”

姜氏点点头,正待要开口的时候,一边沉静了一段时间的陈氏却是忽然之间的插嘴了。

“小贱蹄子,你这张口闭口指认的都是玉容去陷害你的清白,照我看,说不准就是你偷了她的玉佩反咬一口!”陈氏的声音听上去与寻常一般无二,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令人不住的皱眉。

“娘亲,我没有!”坐在作为上面的祁倾寒不敢置信的抬头,睁着双眼开口。

“没有?”陈氏似乎是整个人忽然之间的爆发了一般,起身几步就走到了祁倾寒的身前,一副很铁不成刚的样子,“这人人出去都好好的,怎么就你自己出去的时候出事了?

玉容在府中好好的,你竟然还诬陷自己的姐妹,你……你快给玉容道歉!”

她一边说着,一边作势就要去打祁倾寒的不识抬举。

这一变故着实是太过的突然了,一时间众人都尚未反映过来,就见那陈氏已经是粗鲁的拉着祁倾寒狠狠的向着地上一甩,劈头盖脸的叫骂声就已经是开始了。

“娘亲,真的不是我!”祁倾寒看上去就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丝毫都不反抗,只是一边任由她的动作落在自己的身上,一边不住的为自己辩解到。

“玉容,真的不是我偷了你的玉佩!”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